在冬天的京城,很多老北京有一大快事:吃著火鍋,聽著蟈蟈。玩蟈蟈已成為老北京的民俗。夏天的鳴蟲,冬天還能叫得歡?老北京們會告訴你,“這您得去十里河瞧瞧!”那是北京最大的蟈蟈交易市場,11月以來,有一百多家商戶在那賣蟈蟈。每周至少能賣出3萬條。(12月14日《新京報》)
  蟈蟈,和油葫蘆、蟋蟀、金鐘一起,位居四大鳴蟲之列。中國人玩蟈蟈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明朝,400年間這小小的掌中寵物上過金鑾殿,也住過四合院。如今,京城又興起“蟈蟈熱”,卻有一番不同於往夕的感受。
  蟈蟈大多只有百日之命,售價從數十元至數百元不等,佼佼者身價近千元,一位蟈蟈批量養殖者說,他賣過最貴的,一條6000元。京城一周賣出的蟈蟈有3萬多條,讓人驚嘆老北京為何會不惜錢財痴迷這“短命”的玩物?
  在明清時候,玩蟈蟈可能更多體現的是一種身份和一份雅趣,它與提籠遛鳥一樣,足不出戶就能傾聽蟲鳴鳥叫。但現如今,老北京玩蟈蟈卻可能要多出一層深意,那就是對已難尋覓的田園生活的嚮往和眷戀。
  陶淵明有詩句,“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桃花源記》中,桃花源“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男女怡然自樂”。在那個農耕時代,此番美景並非只在詩詞歌賦之中,清風明月、小橋流水仰首可見、拾足能至。但看現在,且不說被砍伐的清山和污染的綠水,單說我們生活的城市,霧霾之害已經飄散到了號稱“天之涯海之角”的海南,高歌猛進的城市化進程已經讓越來越多的人遠離鄉土氣息和田園生活。
  身處水泥叢林之中,每日里能看到的只是小區里和街道旁稀稀拉拉的低矮綠景,或是陽臺上幾盆半死不活的花草,即使遠足也已經很難看到朱自清眼中的“荷塘夜色”,也難以像李清照一樣,“溪亭日暮,誤入藕花深處,驚起一灘歐鷺”,更別提像辛棄疾一樣在稻花香里“聽取蛙聲一片”。
  任何人都有親近自然的天性。在窗外霧霾肆虐之時,老北京人關緊門窗,掏出心愛的蟈蟈,陶醉在它那渾厚嘹亮的聲音里,自然別有一番思緒涌上心頭。71歲的老北京趙伯光說:“冬天外面刮大風,下大雪,家裡有蟈蟈叫出夏秋之聲,屋裡一下就充滿了生機”。一份對鄉土田園的眷戀之情表露無遺。
  文/王勇強  (原標題:京城“蟈蟈熱”蘊含對田園生活的眷戀)
創作者介紹

鍛鐵傢俱

eb10ebeyu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