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是一臺電視機或者小冰箱
  這些年,是一瓶紅酒和一套高腳杯
  有時候,是一條蟒蛇
  有時候,是一條鱷魚……
  提起X,很容易讓人想到《X戰警》、《嫌疑人X的現身》,這是一個頗具神秘色彩的符號。而另一種與X有關的神秘東西,正在春運大潮中發揮著無可替代的作用———X光安檢機。
  回家的路上,每一個人都行色匆匆,每一張臉都只鐫刻了期盼。但X光機卻能透視出每一個與眾不同的行囊,透視出每一條與眾不同的回家路,透視著那些年到這些年的所有變化。
  一瓶紅酒、一套高腳杯,昨天,X光機下,一位在菜園壩坐長途汽車回家的男子,行囊里有這樣的東西。
  一發12.7毫米的高射機槍子彈,1月21日,四公里汽車站,一名旅客行囊里的這件東西被X光機發現,他沒能去成目的地,被送進了南坪鎮派出所。
  春節的腳步越來越近,這段時間坐長途班車回家的幾乎都是打工回家的農民工兄弟。昨天上午,重慶汽車站安檢口,一臺X光安檢機透視著他們的行囊,畫面上很多東西都能讓人會心一笑。
  比如,有的行囊裡面裝著榔頭、剪刀、起子、扳手,這些金屬工具在X光下不透明,很好辨別。有的行囊里裝著水桶、衣架、鍋、保溫杯,還有的裝著全套的廚房用具,甚至還有重疊好的塑料凳子。回家,對他們來說或許也是一種搬家。
  “全套的廚房用具,如果是沒有開封的,要請主人封好點再走,如果有單獨的菜刀,我們也要請乘客封好了再走,如果是單獨的水果刀且長於10釐米,就不能帶上車了。”安檢組長王子鴻說。
  “十年前,我們在安檢機X光下經常會看到電視機,甚至小冰箱,以前大家會帶著家電回家,現在買家電比較容易了,好久沒看到有人背電視機過安檢口了。”王子鴻說。
  春運的行李,正隨著我們的生活悄然發生著變化。
  違禁品演變>

  曾經,有人想帶兩顆“炮彈”上車……
  我市的汽車站十年前開始使用X光安檢機,設置的目的是為了擋住違禁物品。而違禁品在這些年也悄然地發生著演變。
  “過去帶把刀,現在帶髮膠。”今年就要退休的重慶汽車站安檢員馬榮清打趣地說。
  煤油罐
  “憑眼睛看的時候,查獲最多的就是煤油罐、煤氣罐、氧氣罐。”
  重慶汽車站是我市最早成立的汽車站。19年前,車站剛成立的時候,安檢靠的是人眼和對旅客“形跡”的判斷。
  “我記得憑眼睛看的時候,查獲最多的就是煤油罐、煤氣罐、氧氣罐,還有煙花爆竹之類的東西。”馬榮清說,那個時候,有的旅客真還不知道這些大家伙帶不上長途客車,直接在肩膀上扛一個煤氣罐就來坐車了,那肯定是上不到車的。
  長刀
  “十年前,不知道為什麼回家的人那麼喜歡帶刀,可能是安全感不夠。”
  重慶汽車站的X光安檢機於2003年開始使用。那一年,鬧非典,全國在各方面都加強了防範。
  有了X光安檢機,這才發現大量以前沒有發現的違禁品,最多的就是刀。
  “十年前,不知道為什麼回家的人那麼喜歡帶刀,可能是因為安全感不夠。”馬榮清說,安檢機下,一把把長刀現出原形,全部被擋獲,不准帶上車。
  “其實真的要用這種刀的時候幾乎沒有,大家可能是帶著刀好壯膽吧。”安全科副科長鄭偉說。
  氣瓶
  “這兩年經常出現的是皮鞋的噴霧清潔劑,還有髮膠。”
  重慶汽車站昨天向我們展示的查獲的違禁品中,以各種氣瓶為主。
  而打火機的氣瓶是這些年最常見的違禁品,這個東西平時用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就是有很多人帶,當然是帶不上去的。
  這兩年經常出現的是皮鞋的噴霧清潔劑,還有髮膠。
  還有就是家居用品了,比如空氣清新劑,比如殺蟲劑,瓶裝的都不能帶上車。
  以上所有物品,全部都是有“易燃易爆”標誌的,需要專門的車運輸。
  鱷魚和真槍
  “過去兩年,重慶汽車站兩次發現有人想帶真槍上車。”
  過去兩年,重慶汽車站兩次發現有人想帶真槍上車。其中一次,槍裡面有五發子彈已經上膛,這可把重慶汽車站的安檢員嚇壞了,都不敢喊乘客自己開包,只能馬上把包控制住。
  “這兩次發現的真槍都是相關單位安保人員的槍,槍是合法的,但帶上車,那就不可以了。”
  還有一次,有人帶了一把麻醉槍,還有20發麻醉彈,核實清楚原因和來源後,重慶汽車站請警方送乘客上車,到站後專門安排民警接車,並登記了持麻醉槍的乘客的身份證。
  最嚇人的是兩顆教練彈,炮彈模樣,只是沒有火藥,嚇得重慶汽車站全站戒備。
  去年,重慶汽車站安檢時查獲了一條幾十斤的大蟒蛇,還有一次查獲了一條鱷魚,這兩個家伙要是上了車,那全車人怕都要下車了。
  水銀
  “那個人在安檢機傳送帶上拿東西的時候非常吃力,我們發現不對。”
  液體物品是逢包必檢的。昨天,我們看到有一大堆用軟管裝的玻璃膠放在重慶汽車站安全科,這些東西要是帶上車泄漏了,後果不堪設想。玻璃膠還算輕的,曾經有人帶了三瓶水銀準備過安檢機,“那個人在安檢機傳送帶上拿這些東西的時候非常吃力,我們發現了不對,發現這些液體非常重,是水銀,水銀要是泄漏了,那怎麼撿得起來?”
  聲音>

  有當面把酒喝了的

  有因為打火機氣瓶放棄坐車的

  有被查到東西拔腿就跑的……
  “查獲髮膠,這種東西不貴,但是要乘客自己拋棄,他們就不幹了,說我們收這個是自己想用。”馬榮清揭掉自己的帽子說,“我給他說,我是光頭,不用髮膠。”
  “有當面把酒喝了的,有因為一個打火機氣瓶放棄坐長途汽車的,還有被查到東西拔腿就跑的。”馬榮清說。
  重慶汽車站的安檢X光監控室,裡面沒開燈,兩位安檢員說,怕反光影響看東西,“這些東西看一個小時就會流眼淚,我們是半個小時換一崗,春運的人太多了。”馬榮清說。
  本組文/重慶晨報首席記者 凃源
(原標題:X光機下的回家行囊)
創作者介紹

鍛鐵傢俱

eb10ebeyu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